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孟亚旭

今年春节,我和爱人依次去彼此老家“打卡”拜年。两家父母都住在城乡接合部,即城市势力与纯朴乡野短兵相接的胶着地带——地理位置上既能划进城区,又不免有种周遭寂寥之感。